澳门萄京赌侠2019·主頁欢迎您 网站地图

邹志勇、黄旸木团队揭示金砖国家HIV-阴性和HIV-阳性人群结核病负担变化趋势

近日,《柳叶刀-发现科学》(eClinicialMedicine - Part of THE LANCET Discovery Science)杂志发表了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一项关于金砖国家HIV阴性和HIV阳性人群的结核疾病负担的最新成果(Time trends in tuberculosis mortality across the BRICS: an age-period-cohort analysis for the GBD 2019. EClinicalMedicine. 2022 Sep 17;53:101646. doi: 10.1016/j.eclinm.2022.101646)。该研究提示金砖国家结核病预防控制的薄弱环节,为结核病防控战略调整和资源分配提供信息,并为其他结核病高负担国家乃至全球制定结核病防控策略提供借鉴



bd9e29d7b3c94b1ca9db348d0576ace0.jpg

1 官方研究论文截图


结核病在单一传染源感染所致死亡中排首位,也是全球健康重大挑战全球为终止结核病流行开展了系列行动,但近十年来多国新诊断结核病患者人数持续增加。据估计,全球2019年新增结核病例965万例,死亡140万人。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联邦、印度、中国和南非均为结核病高负担国家,2019年金砖国家共有549 522人死于结核病,占全球结核病死亡人数的39.3%

金砖国家艾滋病/结核病合并感染HIV-TB负担较高,但目前没有研究根据艾滋病患病情况分类进行结核病趋势分析无法区分队列效应和时期效应。本研究结果显示,金砖国家中,巴西首先有效控制了HIV-TB死亡率上升趋势。印度HIV-阴性中年人(35-55)、南非HIV-阴性50岁以上男性和HIV-阳性人群,以及俄罗斯45-55岁的女性中,出现了负担加重的趋势。中国HIV-阳性人群的结核病死亡风险在时期2010年至2019年以及1980年后的年轻出生队列中出现升高,需要重点关注。巴西和中国分别在HIV-阳性和HIV-阴性人群中取得了更好的结核病控制成果。其成功防控经验提示,印度和南非等应进一步重视初级卫生保健,关注HIV-TB群体和强化社会保护措施。金砖国家和其他结核病高负担国家应关注弱势群体,重视国情差异和艾滋病带来的挑战,针对不同优先群体制定更有力更有针对性的公共卫生策略,以达到遏制结核病战略目标。


050f1801dcd248438b52e9f9c65731bf.jpg


2 1990-2019年金砖国家HIV-阴性和HIV-阳性人群结核病负担变化趋势

622555f1b4554a83809a2cb42561dcea.jpg


3 1990-2019年金砖国家HIV-阳性人群的年龄-时期-队列模型分析结果


该文章作为全球疾病负担合作者领导的官方研究论文,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邹志勇、刘光奇为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黄旸木为通讯作者。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